□晨報記者 祝 玲
  醫院的角落裡,立著醒目的黃色垃圾桶,有些上面還會有“警告”、“感染性廢物”的標誌,提醒大家醫療廢棄物的危險。醫療廢棄物,被我國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列為頭號危險廢物。醫院處理醫療廢棄物也有一套相當嚴格的程序。
  但與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對於家庭醫療廢棄物的處置卻是空白。比方說一個糖尿病人,如每天在家註射2次胰島素,那一個月就有60個針頭和註射器需要丟棄。其他還有使用過的棉球、棉簽、紗布、敷料、輸液袋等,這些“頭號危險廢物”大多被作為生活垃圾隨意丟棄。
  民盟成員施莉莉通過社情民意向上海市政協反映:“醫療廢物常含有病原體,可通過呼吸道、消化道、破損皮膚進入人體造成疾病傳播,隨意丟棄不僅會對環境造成污染,還會危害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
  經晨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醫療廢棄物甚至存在被通過非法渠道回收、再利用的可能。
  家庭醫療廢棄物亟需規範回收。
  醫療廢物作生活垃圾丟棄
  每天17時30分,是章先生註射胰島素的時間。他拿出家庭藥箱,從裡面抽出酒精棉花,將腹部皮膚擦拭乾凈。隨後,拿出註射器,安好針頭,將針筒旋鈕調到所需劑量,吸入胰島素。一切準備就緒,他將針頭刺入已消毒部位的皮下,藥液順著註射器流入體內。註射完畢,針頭緩緩取出。這樣的註射章先生每天要進行2次。
  章先生說,4年前,他查出糖尿病,醫生囑咐每天早飯和晚飯前都要註射胰島素,以控制血糖。4年來,他從不敢馬虎。每次註射胰島素,針筒可以重覆使用一兩次,但針頭都是一次性的。因為沒有統一的回收地方,這些棉球、針頭等醫療垃圾都與生活垃圾一起處理掉。同樣,在一些社區還有很多家庭病房,也會產生很多醫療廢物。一些被家庭醫生帶走,但也有一些被直接丟棄。
  “雖然不懂醫療常識,但隨意亂丟,肯定會有很多隱患。”章先生說,希望這些家庭醫療垃圾有正規的去處。
  民盟成員施莉莉通過市政協社情民意反映,目前家用醫療廢物亂丟棄現象較為普遍。家庭經常產生的醫療廢物有使用後的棉球、棉簽、紗布、敷料、一次性針筒、輸液袋、胰島素註射針、一次性血糖測試紙等。以糖尿病為例,中國的糖尿病人目前有9200萬,僅上海就有約180萬。根據病理學推測,其中需註射胰島素的病人約占30%,現在主流的註射方式還是使用一次性註射器。一名註射胰島素的病人每天使用一次性註射器械2-3次,一個月就有60-90個針頭註射器要丟棄。即使是使用新式的無針形註射器,其給藥口等多個部件仍是一次性產品,需要隨用隨棄。那每個月被糖尿病人丟棄的針筒針頭,就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了。但由於沒有專門的機構或場所回收這些醫療廢物,多數家庭把它們當作生活垃圾處理。
  居委會稱沒政策不敢回收
  一次性針筒、輸液袋,這些在家中產生的醫療垃圾,在小區里是否應該設立一些回收點呢?
  林雲居委會書記董菊蘭說,小區過期藥品有統一回收,但家庭醫療垃圾沒有固定回收站,也沒有居民有這方面的需求。記者撥打了歐陽、涼城等多個居委會,對方均表示“未聽說過有家庭醫療垃圾固定回收站”。有些居委會幹部還告訴記者:“上面沒有政策,我們不能回收,何況醫療垃圾有些可能還帶著病菌,這種東西收進來‘嚇牢牢’的。”
  記者在虹口株洲路上一小區看到,雖然垃圾桶已進行分類,比如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等,但保潔人員說,垃圾分類在該小區並沒有嚴格推廣,居民仍“打悶包”,有害垃圾桶里見不到“有害物”,還是一些餐廚生活垃圾。
  無人拿到社區中心處理
  昨日下午,記者來到曲陽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表示自己家裡有醫療廢物,是否可以送到中心來處理。護士告訴記者,完全可以拿過來處理。但她在中心工作多來,從未見到有市民主動將家裡醫療廢物送過來。
  同樣,在涼城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名當班醫生帶記者來到他們的醫療廢物處理處。他告訴記者,在中心,醫療廢物會經過嚴格的分類,比如生活垃圾有小藥品、藥盒、外包裝袋等都裝入黑色垃圾袋,但這些生活垃圾一旦被病人的血液、體液、排泄物等污染就屬於醫療垃圾處理範疇。醫療垃圾包括針頭、針筒、皮條、一次性使用醫療用品、器械,被病人血液等污染的物品等要裝入黃色垃圾袋。但這名醫生表示,目前沒有市民會專門將家庭醫療廢物送到這裡來處理。
  隨意丟棄造成病原感染
  施莉莉說,隨意丟棄家用醫療廢物不僅會對環境造成污染,還會危害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一是醫療廢物常含有病原體,可通過呼吸道、消化道、破損皮膚進入人體造成疾病傳播和健康危害。二是註射針頭等損傷性廢物如處理不當,特別是被兒童接觸後,易刺傷人體,造成病原微生物感染。三是醫療廢物易變質發臭,滋生蚊蠅,病原微生物通過蚊蠅媒介傳播疾病。
  市疾控中心也佐證了施莉莉的說法,隨意丟棄的醫療廢棄物確實存在很大的危害。
  “一旦被病人的血液、體液等污染,就屬於醫療廢物。”上海市疾控中心消毒與感染控制科科長朱仁義說。醫療廢物是一類特殊的醫療垃圾,包含的病菌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幾十倍乃至數百倍,具有很強的空間傳染、急性傳染和潛伏傳染的危害,我國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 也將其列為1號危險廢物。它含有大量對人體有害的因子,可通過人的呼吸道、消化道、破損皮膚直接進入人體,造成疾病傳播。
  建議社區醫院設回收點
  施莉莉提出了她的建議:醫療系統應該在社區醫院等地設立定點的回收點,將回收的家用醫療廢棄物納入醫院醫療廢棄物管理系統,從而科學合理、環保衛生地解決好這一問題。在未納入統一管理之前,市民可以將家庭產生的醫療廢物送到社區醫院,防止病菌傳播或被回收利用。
  [新聞縱深]
  政府部門:監管確存空白
  本市相關衛生部門向晨報記者證實,家庭醫療垃圾分兩種,一種是家庭醫生上門後產生的垃圾,這一部分管理非常嚴格,家庭醫生會當場帶走,或者病人使用完畢後,醫生下次上門後再回收。“但是對於個人自行註射後使用的醫療垃圾確實處於空白。國家或地方目前沒有出台家庭醫療垃圾處理辦法和相關規定,也沒有專門機構來處理家庭醫療垃圾。”
  “上海一直在推行垃圾分類處理,不少小區也有專門的有害垃圾處理桶,醫療廢物則屬於有害垃圾。但現實情況中,分類狀況並不好。”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局表示。上海市固體廢物處置中心相關工作人員說:“醫療垃圾屬於感染廢物,必須進行焚燒處理。”目前上海只有一家公司有資質處理醫療廢物。
  “雖然國家對醫療廢棄物的處理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但仍然不排除一些不法分子鋌而走險,通過非法渠道進行回收再利用。”疾控中心消毒與感染控制科科長朱仁義表示,家庭病床醫療廢物在監管上的空白無疑給醫療廢物的非法回收留下一個很大的漏洞。“醫療廢物的安全處置不容忽視。”朱仁義說。
  [晨報調查]
  醫療廢物:量大上門回收,之後做成飯盒
  然而,被隨意丟棄的危害,遠遠比不上這些醫療廢物通過非法渠道被回收利用的危害。
  上海市普陀區衛生局衛生監督所沈月副所長告訴記者,目前醫院產生的醫療垃圾都有非常嚴格的處理程序,包括數量、種類都有比較詳細的登記,再交由專門的部門進行無害化焚燒處理。“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轉讓、買賣醫療廢物。這是在我國《醫療廢物管理條例》中明確規定的條文。”
  但在採訪過程中,記者不止一次聽到“醫療廢棄物可以賣錢”的說法。當然,並沒有居民承認自己賣了,但總有所指的說,比如“我聽說7號里的XXX就拿去賣了。”
  回收價約5元/公斤
  在居民的指點下,記者找到了株洲路上一家廢品回收站。“家裡有很多使用後的輸液袋、針筒等,回收價是多少?”“就按照原來的價格,不變。”採訪中,這名廢品回收站老闆竟意外將記者認成了他的“老顧客”。“你原來不是來過的嘛,原來2元/斤,現在還是一樣的價格。”老闆說。
  憑藉“老顧客”的關係,記者打聽到,他回收的醫療廢物主要是輸液袋、針筒、輸液的塑料管等,雖然數量不多,但積累到一定程度後,再通過貨車統一運輸到其他地方去。不過,老闆拒絕透露具體去向。
  醫療垃圾攜帶病菌,回收做什麼用途?老闆說,回收再利用的可能性不大,一般是送到塑料廠加工成塑料粒子,這些塑料粒子可以成為一些塑料製品的原材料。
  另一家廢品回收站稱,這樣的醫療廢物回收價在5元/公斤。
  量大有公司上門收
  記者上網搜索“醫療垃圾回收”,出現一家位於閔行的垃圾回收公司。這家公司網頁上顯示不僅回收生活垃圾,還回收醫療垃圾。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數量不大,他們不會上門收,他們回收的量至少要上百斤。具體情況要跟老闆談。記者撥打了該公司老闆的電話,對方說,“現在個人送來的醫療垃圾,我們收的少了,環保部門查的嚴,沒必要冒這個風險。”但該老闆表示,曾有醫院是他們的長期合作伙伴。
  回收後做成塑料玩具
  回收後的醫療垃圾都作何用途?記者發現,1個月前,溫州公安部門就破獲了一起特大非法收購販賣醫療廢物案,查獲疑似醫療廢物40餘噸。在溫州警方的通報中,嫌犯從各種渠道收購醫療廢棄物後,將這些醫療廢物簡單沖洗、分類、粉碎、晾曬、裝袋後,出售給塑料原料市場及塑料加工廠。這些塑料原料,又賣到各地的塑料製品廠,有電器廠用來做開關、絕緣體等,有玩具廠用來做兒童玩具等,有鞋企用來做鞋底,還有食品行業用來做塑料飯盒、塑料袋、編織袋、水桶水瓶等。
  《錢江晚報》在報道這個案件時感嘆:塑料飯盒是帶血絲的針管做的,孩子的塑料玩具是註射器做的,放餅干的食品袋是註射器做的……想一想就叫人毛骨悚然。
  [記者手記]
  好大一片空白
  □晨報記者 吳 飛
  若干年前,我們意識到廢舊電池的危害性,於是通過廣泛宣傳、大量設立廢舊電池回收箱,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的廢舊電池,終於……能夠回收到了這麼一點點。
  但是意識到總比沒有意識到要好,開始做總比沒有開始做要好。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 中,醫療廢物編號01,高居所有危險廢物的首位。“頭號廢物”的處置在醫院里如臨大敵,但為何到了家庭層面,就完全沒有了任何規範性的手段?
  真是白茫茫好大一片空白。
  政府大張旗鼓地推行垃圾分類已經有段時間了,且不說取得的成果如何,個人認為,相比較垃圾分類體現的環保意義,對高危的有害垃圾採取剛性的監管更應該先行。或採取強制性、或採取引導性的手段,促使有害垃圾不留遺漏進入應有的處置程序。換句話說,敦促市民將家庭醫療廢棄物準確無誤地交由專業人士處理,比教會市民什麼垃圾該投入“可回收”垃圾箱更為重要。
  而且,後者可以通過宣傳、鼓勵來慢慢達成,但前者必須依靠有效監管來迅速實現。這些有害垃圾,比如每天大量產生的家庭醫療廢棄物,所產生的危害不見得有多直觀,但其隱患確如一顆炸彈般可能隨時炸響。
  其實說難也不難,玻璃啤酒瓶,退一個瓶子返5毛錢,於是空啤酒瓶成為所有垃圾中回收率最高的。促使居民願意將一次性註射器、輸液袋等產生數量最大的家庭醫療廢棄物交由社區衛生中心處置,可能只需要設置一個小小的利益引導手段。
  關鍵是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去做,能夠迅速地填補掉這一大塊危險的空白。  (原標題:家庭醫療廢棄物處置存空白:用過的註射 器可能被非法回收製成飯盒)
創作者介紹

ndsl

sr76srsz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